老山不光是美,这些神奇故事,也一定让你惊

白癜风 http://m.39.net/pf/bdfyy/

不论你是站在远方眺望老山,还是身临其境、穿行在老山之中,那苍莽茂密的林海、绵延起伏的山峦,都让你感到神秘、震撼。在春去秋来的岁月里,演绎着自然的古朴之美。上期“最美老山”探访活动穿越了东山大峡谷,这次让我们来告诉你这片树林自身的故事。

正是初冬季节,天空清澈湛蓝,树干上挂着一些还未飘落的黄叶,路边不时看到没有消融的残雪。耳听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,如同山间弥漫的云雾,飘渺在高处,却似乎又近在眼前。

感慨:这片森林曾毁于战火

漫步在山间幽静蜿蜒的小道,随处望去,满眼树木苍翠,郁郁葱葱。然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老山也有过苦难岁月,就像热播剧中的“芈月”,一路走来,历经曲折坎坷。

伴着阵阵松涛之声,老山景区的负责人“老山不老”跟我们讲述了老山的前世今生。

许多年以前,这里贫瘠荒芜,是被城市遗忘的角落。到了民国5年,林业泰斗陈嵘先生慧眼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,从国内外购买榉树、赤松、黑松等大量种子,撒向了这片土地,呕心沥血,艰辛培育。

20多年后,老山披上了4万多亩的树木,出脱得水灵灵的,光彩照人。

然后一场灾难从天而降,日军侵华后,老山毁于战火;解放战争中,这里无人问津。南京解放时,曾经的葱葱茏茏几乎化为灰烬,仅存多亩残林,覆盖面积仅有0.5%。

建国以后,已在金陵大学森林系任教的陈嵘先生,为让老山再次焕发容光,提出“天然保育法”。几十年来,封山育林,见缝插针,从零开始,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精心调理,护养,到了年,森林覆盖率又回升到85%,终于长发及腰、亭亭玉立。

如今的管理人更是倍加珍惜,每天细心梳妆打扮,让她绰约多姿,顾盼生辉。

神奇:有一块小池塘永不干涸

在山路的一个弯曲处,有一洼水,“老山不老”指着说:“这可是一个神奇的水塘。”

我们开始都没注意,这时才左左右右仔细打量。总共几个平方,旁边杂草丛生,围着圆圆的小池塘,心里纳闷:看上去相貌平平啊,究竟“帅”在哪里呢?

“老山不老”说出了他的奇特之处:即使遇到极度大旱,水库干涸,土地龟裂,但这里从来不会见底,永远是一汪浅水,平静清澈,从容地照映着周围的树木枯荣、花开花谢。后人感慨它太奇妙了,发挥出无穷的想像力,为它量身订做了一个“高大上”的身世。

传说姜太公封神后,一天无事,来到江南,发现老山对面有一块巨石,就坐在上面垂钓。不一会儿,从长江中钓出一条乌鱼,甩到了滁州,就是现在的乌衣镇;又钓出一条黄鳝,甩到老山伏龙山山口,就是现在的黄鳝岭;钓出一条白鳝,甩在鲢鱼荡旁,就是现在的白鳝岭;最后钓出一条神鲸,姜太公疲惫了,骑鲸上天归去。

他甩乌龟时,掉下了一滴水,化为了这个小池塘,老百姓称为“小乌鱼塘”。因为是神水,所以永不会消失。

观鸟专家“暖月无边”介绍说:由于这里一直水汪汪的,在这深山之中,如同秋波暗送,吸引了无数的鸟儿飞过来喝水,叽叽喳喳,极为壮观。这里也成南京观鸟人眼中的“神塘”。

不过,有个疑问:这水从哪里来的?

中山植物园刘兴剑研究员说:“我仔细观察了水塘边的树木,有枫香、黄连木、麻栎,这些都属于阔叶树种,阔叶树种特点就是能蓄水源。”

你如果想知道原因,也可以亲自来看看,说不定会得出自己的见解。

传说:这里还藏过“座山雕”

穿行在茂密的林间,远处的山上青松成片;山腰上红色的枫香林、金黄色的鹅掌楸连成一片,红黄交错,到这里,也许真正理解了“看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”的含义。

有一个有趣的故事。由于这里在大山深处,与外界隔绝,当年的土匪为了躲避政府的追捕,就逃到这里,后来居然成了土匪的集合场所,所以有个名称叫“匪集场”。

不过,就是老一辈的人也没有见过这里的土匪。大家猜想:可能随着人越来越多,社会日益安定,这些“座山雕”们也想好好地过日子。于是收敛了眼中凶光,自力更生,开展大生产运动,拓荒“南泥湾”,过上平静生活,成了普通的老百姓。

实用:灵芝被称为“神药”

据“老山敬德”介绍,老山是南京地区连片面积最大的森林,植物有多种,受国家保护的品种也有20多种。

其中有4种还是珍稀的药材,分别是:老山灵芝、星甸蜈蚣、独峰明党参、龙洞柴胡。如果这四个名字记不住,可以打一个简单的比喻,叫做“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”。

老山灵芝,像小孩手掌一般大,厚实圆润,色泽深红,口感浓郁醇香。“老山敬德”说:我们常说一个词叫“紫气东来”,是指灵芝成熟的时候,释放出来的种子,细如尘粉,向空中喷散,在阳光的照射下,如同一道紫气从东方而来,恍如仙境。灵芝一词出自宋朝道家的《道藏》中,或许沾染了道家的神秘气息,大家都称为神药。

《白蛇传》就提到了这个神药,许仙被法海挑拨,逼着白素贞在端午节喝下一杯雄黄酒。白素贞酒后现出了原形,许仙被吓死。白素贞醒过来以后,十分悲痛,冒死去昆仑山偷回了灵芝,许仙才“起死回生”。都能让死人活过来,是不是可以称为“东邪”呢?

星甸蜈蚣,在整个华东药材界都很有名气,上世纪90年代,每到春天很多人在山里掀开石块,见到蜈蚣,迅速用脚踩住,把前足拔掉,用竹签子串起。这些人被称为“敌后蜈蚣队”,这些年,蜈蚣的数量也减少了很多。

蜈蚣位居五毒首位,但能以毒攻毒,能治中风、半身不遂、遭毒蛇咬伤被病症。是不是像“西毒”呢?

明党参,能润肺化痰、养阴和胃。独峰明党参则以个头完整、加工精细、银芽匀条多闻名于世,畅销海内外。是不是感觉到它像雍容华贵的“南帝”呢?

柴胡,又叫地熏、山菜,虽然名字看上去土气,但在中药一直被列为上品,就像深藏不露的“北丐”,只是龙洞柴湖现在也很少见了。

听着这些故事,你喜欢上“最美老山”了吗?如果你也想参加,不要急,下一次活动等着你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wwph.com/wazz/12692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当前时间: